流行文化

Nefflix美劇推薦!絕無僅有的偉大驚悚恐怖影集:《鬼入侵》(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

2022/04/26

2592

家,是溫暖的避風港。曾困在希爾山莊的人們、前屋主們,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件不得而知。卻因為一次次的悲劇,讓他們成為祂們,成為山莊的僕人,勾引著新到來的人類進入房屋,被魅惑,主動進入紅色房屋,慢慢被啃食殆盡... ...

Nefflix美劇推薦!絕無僅有的偉大驚悚恐怖影集:《鬼入侵》(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

《鬼入侵》:在美國最有名的鬼屋中長大的五個兄弟姐妹的故事

 

《鬼入侵》(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由Netflix自製,改編自雪莉傑克森 (Shirley Jackson) 於1959年發表的作品,曾翻拍過兩次電影《The Haunting (1963)》、《The Haunting (1999)》。由演員麥可·俞斯曼、伊莉莎白·瑞瑟、奧利弗·傑克森-科恩、凱特·席格、卡拉·古奇諾、亨利·托馬斯、維多利亞·佩德雷蒂飾演。

 

圖源:劇照,其後亦同

 

這次改編,在這部影劇上更動了不少部分,加入更多親情的要素——劇情描述一家七口買下一棟古老的豪宅希爾山莊,打算在短短的暑期將房屋整頓拋售藉以大賺一筆。善於修復的丈夫Huge與室內設計師太太Olivia,兩人的無心之舉,讓全家人被捲入糾纏他們這輩子的恐怖地獄!

 

因為整修不如預期順利,居住的時間也延長了,也因此開始經歷越來越多的超自然現象,導致最後悲劇性的發展一家人不得不逃離希爾山莊。26年後,悲劇再次上演,分離的克蘭一家兄弟姐妹與感情已疏遠的父親再次重聚,最驚悚的部分也如焉展開... ...

 

 

《鬼入侵》的導演麥可弗拉納根風格突出,劇情安排也特殊無比與饒富興味

 

《鬼入侵》的導演麥可弗拉納根(Mike Flanagan)其著名作品如《傑羅德遊戲》(2017)、《屍蹤隧道》(2011)、《鬼遮眼》(2013)、《無聲夜》(2016)、《鬼撕眠》(2016)和《碟仙:惡靈始源》。他對鬼故事和驚悚小說很感興趣,以擅長製作恐怖片而聞名!如他今已在恐怖影壇中奠定了自己的地位。

 

而《鬼入侵》是一個採用了雙線敘事的恐怖類劇集,兩條故事線的時間相隔數十年,中間穿插著角色成年之後的種種片段,以碎片化的方式最後拼湊出了一家人之間深刻的情感聯繫。

 

 

《鬼入侵》聚焦五位兄妹每個人在兩段時間線中的人生,他們在hill house度過的短暫時光以及他們成年之後的種種遭遇,每個角色都承擔著現代人內心的精神困境。 從婚姻問題、吸毒的問題、性向的問題說到親人離世的生死問題,導演不緊不慢地構建著五兄妹的形象。除了寥寥幾處嚇人的畫面以外,大不多時間都在渲染人物的情感,聚焦人物的內心,一步步展示出兄妹之間那種超越一切的羈絆。

 

因為把自己的童年寫成恐怖小說而備受煎熬的史蒂芬,作為大姐總是被財務問題纏身並且性格剛毅的雪莉,具有著特異功能還身為女同志的西奧,備受毒品困擾並且交友不慎的盧克以及童年備受驚嚇、長大之後喪偶的內莉,這五兄妹組成了一個格外複雜、互相糾纏卻又不是溫情的家庭。

 

劇集故事的主體並不是找尋母親或者小妹妹死亡的真相這麼簡單,而是一家人逐步地在探索為什麼自己的關係會變成這樣,這些年大家的轉變到底是什麼以及如何克服種種的問題召回逝去的親情,這也就讓本劇並不是一部為了嚇人而存在的劇集而是一部為了讓大家流淚的劇集。

 

而影集中時空的切換,線索的排布,關鍵道具紅色房間的運用以及復雜時間線下的種種勾連,整個劇集猶如一個複雜的拼圖,而觀眾一直在找尋最關鍵的線索,直到看到全貌的一瞬間起一身雞皮疙瘩。

 

 

《鬼入侵》創作形式特殊,精準剪輯達成的巧妙時空轉換

 

一家七口搬進一座名為“希爾”的山莊,父親與母親承包下山莊的整修工作,繼而出售,在維修過程中,一家人經歷了種種精神困擾與現實可見的驚懼,最終父親帶著孩子逃離,母親卻留下自殺,從此全家蒙上濃重陰影,各自留有心結。五個孩子——大哥史蒂芬、大姐雪莉、二姐西奧、雙胞胎內莉和盧克在姨媽身邊長大,而被視為罔顧妻子生死、不管孩子成長的父親,則是他們離心的原發點,在孩子急需父愛的成長期,緣何父親一直缺席?這也是本劇至關緊要的懸疑。

 

黑暗往事的再現藉由七人視角合力完成,基於多人視點,時間節點的扣準精確極為關鍵,轉場實現跨時空彌合甚妙,現實、夢境、回憶的界限難辨。達成本劇最大亮點的最大貢獻者是出神入化的蒙太奇,打開冰箱門望向裡邊,看見的卻是山莊內一個房間的內景;噩夢醒來睜開眼,視線已經切換到另一個人……類似手法貫穿全劇,從一定程度來講,反复演繹此手法的確有些視覺疲勞,但在無縫對接七人內心世界、巧妙縫合時空對切的效果來看,具有神奇的效應。而達成的手段,除了確認時間線的對接,各種物品的擺放陳設、細節的呼應,都需要精心的鋪設,更需要精細的剪輯。

 

 

 

線性時間的藝術呈現,彎曲折疊的時空背景

 

本片製造恐懼的手段除了常規的聲效、影子的跟隨、突現的人臉等元素外,就是對永遠緊閉的「紅屋」的焦灼感,門後的秘密與母親的死是最大的懸疑。山莊是能吞噬生命的活物,「紅屋」就是其中最深最暗的黑洞,也是光明與死亡交界之處,母親選擇永遠留在裡面,父親則守在門外。「紅屋」是奧利維爾的書房、史蒂芬的遊戲房、雪莉的活動房、西奧的舞蹈房、內莉的茶室、盧克的樹屋,它具有易形的功能,具有惡魔的生命力,隨著觀者的心態而無窮變幻,是每個人心魔的外在投射。

 

在這樣的“易形”空間主宰下,線性的時間發生扭曲和折疊,不同時空的主體在異空間得到匯合。母親看到未來死去的孩子(也是促使母親決意作出驚人之舉的始作俑者);每次聽到的異樣聲響,正是另一維度的自己在扭動紅屋的門鎖;內莉看到的歪脖子女士,正是成年後上吊的自己(夢見自己死去的經典場景,在多部影片中有跡可循);雙胞胎在夢裡告訴母親:“我們做噩夢時,一定要喚醒我們。”夢境與現實的疊加,並且神奇般地實現了以夢影響到現實。通過繁複繚繞的蒙太奇,不同空間的事件被膠合在一起,在視覺形像上有說服力地呈現“時間是循環的”。

 

 

 

溫馨親情藏在陰影當中,驚悚氛圍實則溫暖無比

 

母親的“自殺”事件無疑是五個孩子心頭最大的創痛,童年已然模糊的記憶亦讓他們疑竇叢生——樂觀、堅強、善良的母親擁有美滿的家庭和順利發展的事業,究竟為何要決意離世?

 

而每個孩子日後的生活和從事的職業都與這樁悲劇息息相關,大哥史蒂芬將山莊奇聞寫成書出版,被其他弟妹視為出賣家庭秘密,他雖不認為山莊鬧鬼,卻深信母親的瘋狂基因會將遺傳給後代,因此拒絕生育,婚姻生活並不如意;大姐雪莉性格強勢,以自我為中心,對愛護自己的妹妹和丈夫態度倨傲,極力反對史蒂文的背叛之舉,從事殯儀館工作正是為了克服自幼年起就對死亡的恐懼;二姐西奧具有觸摸他人便能感知生死的超強能力,但對情感卻極為疏冷,在一段段同性關係的離合中,她依舊是逃避的;雙胞胎內莉和盧克是最暖心的一對,彼此情發一心、相互取暖,內莉從小看到的歪脖子女士是其噩夢根源,在大家都誤認為這僅是一個小孩的胡言亂語時,只有盧克選擇相信;而盧克聲稱擁有玩伴“阿比蓋爾”、目睹巨人屢屢靠近,也同樣為家人誤解為幻想,從此滑向吸毒深淵,被其他兄姐嫌棄,也唯有內莉耐心陪伴。

 

面對內莉的離去,每個人都開始在記憶迷宮裡檢索,努力分辨偶爾閃現的黑暗之光的究竟是幻覺還是真相的流露,閃回的記憶碎片浸潤著小心翼翼不敢回首的痛苦,生命宛如惡疾,創傷與陰影砌成的精神高牆,他們互相傷害,彼此疏遠,羞於承認,苦苦掙扎哀求的不過是相互的認同、理解與寬容。

 

七人之間兩兩互動的段落非常頻繁,加上童年和現時兩個版本的人物,使角色關係的網絡編織得異常緊密,從交互的對峙與質問中,無數往事的秘密正分崩離析,逐漸暴露出痛苦的內核。這種交錯著愛與恨的血緣親情,與近期熱播的《利器》和《遺傳厄運》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被禁錮在深重黑暗家庭中的一群靈魂的吶喊,且都利用娃娃屋成為“他者”視點的縮影,逸出肉身的魂靈觀看肉身的湮滅。內莉和盧克重返山莊時看到逐一亮起的燈光,正是蟄伏多年母親的靈魂呼喚:“歡迎回家!”

 

深愛孩子的母親聽從寄居於此的鬼魂召喚,精神狀態出現恍惚,在反覆的噩夢裡目睹成年後孩子們慘死的境況,她推開臥室的門查看孩子是否安睡,卻遙望到成年的雙胞胎俱已死去,這一幕真是非常讓人心如刀割,沒有什麼比這更能傷害到為母之心了。

 

於是母親妄圖以死亡阻隔環境對孩子的傷害,想以自己的雙臂永遠擁抱孩子,想與骨肉永遠團聚在光明甜美的天堂;於是她邀請雙胞胎以及真實存在的玩伴阿比蓋爾(其實是山莊幫工夫婦的孩子)喝含毒的茶,父親與幫工夫婦為了阻止悲劇的再次發生,以及維護母親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達成協議:搬離山莊,不提真相。因此與孩子分離的這些年,父親一直在默默堅守「紅屋」,不讓它再次開啟去傷害其他人。

 

 

父親與母親同樣是出於比海更深的愛,呈現「愛」的一體兩面,他們既是抵禦地獄的天使,也是守候天堂的惡魔,所有驚悚的陰影最後全部落腳在親情上,也是本劇一大特色,或許也正是被詬之以“不夠恐怖”的原因。“原諒是溫暖的” ,最終每個人都開始反省自己的人生,懺悔內心陰暗的秘密,達成的諒解由父親給出解釋:“恐懼是邏輯的退讓,理性模式的退讓,我們向其屈服或與其爭鬥,無法折衷。”

 

而網友們則有以下評論:

 

紅房間不是一個具體房間,而是代表心房。他們打不開紅房間,因為他們牢牢鎖住自己的心房,將自己囚禁在孤獨之中。但是逃避並不能解決問題,只有打開心房,面對問題,才能重新上路。正如他們以為搬家就能遠離小時候的噩夢,最終卻發現那些鬼魂從未離去。鬼魂不僅是指鬼魂,更是指心病和陰影,創傷和恐懼。只有一家人齊心協力,才能克服恐懼。

 

說不嚇人的是魔鬼嗎!!!!!資深恐怖電影愛好者的我第一集被嚇了兩三次,結尾都要嚇哭了好嗎!!真是超級喜歡這個導演的敘事方式特別有代入感好嗎!而且每集嚇人的橋段都不帶重複的!!可以說是非常用心的嚇人了!!

 

古典而精緻,雙線敘事契合完美,Haunting的題眼抓得很準,這並非只是一個純粹的兇屋“鬧鬼”故事,更多的是講述舊日的創傷、愧疚、悔恨和秘密是如何“糾纏”著這個家庭,他們如今有著怎樣的情感關係與心理狀態,以及這些角色要如何擺脫“過去的鬼魂”。

 

這部主打親情的恐怖片淚點更甚於可怖,雖溫情套路的結尾略敗興走低,唬人段落也並無特別新意,但整體精良可看,感人甚多。

 

節奏非常非常慢,不停插入回憶,幾個時間場景穿插,夾帶靈異的家庭親情片,3集的內容給你磨蹭出10集,傻眼。

 

拍得非常穩定,不疾不徐,絕不一驚一乍,回溯和當下的纏繞,切碎時間線的處理已經很反商業了,在恐怖片裡非常難得。

 

把一個90分鐘的電影體量拉扯到10個小時長,這不完全是壞事,因為因此才有了前五集對五個兄弟姐妹以及他們之間關係細緻入微的動人刻畫以及對鬼宅往事的閃回拼貼,以此來勾勒出劇集的“喪慟”內核;但也遠遠不是好事,最後幾集完全家庭撕逼肥皂劇式生拉硬扯的劇本嚴重影響了整部劇的敘事節奏和基調。

 

依然祝福這個還在進行的故事,祝福裡面的兄妹們幸福快樂。

 

節奏巨慢時間線不斷穿插,對於這種用濫的非線性敘事和平行剪輯十分反感,以至於前四集沒有反饋給患者足夠的刺激,連續幾天雙倍速看睡著... ...

 

 

同場加映:美國影史上獲獎無數的神作:《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文章標籤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