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面對童年陰影,學習接納自己、努力愛自己:《傑羅德遊戲》中解脫創傷和自我療癒的終極展演

2022/06/02

1849

潔西(卡拉·古奇諾飾)和丈夫傑羅德(布魯斯·格林伍德飾)到鄉村別墅度假,傑羅德突發奇想要玩一個瘋狂的性遊戲,不幸的是,傑羅德剛把妻子的雙手銬在牀頭,就心臟病突發去世了,而潔西則還被銬在牀頭不能動彈。她不僅要維持體力想辦法脱身,還要面對撕食丈夫屍體的野狗、試圖侵犯她的不速之客,以及不斷湧上心頭的兒時回

面對童年陰影,學習接納自己、努力愛自己:《傑羅德遊戲》中解脫創傷和自我療癒的終極展演

 

改編自美國暢銷書作家、故事之王「史蒂芬金」( Stephen Edwin King )的電影《傑羅德遊戲》(Gerald's Game)

 

電影《傑羅德遊戲》(Gerald's Game)改編自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驚悚小說,在Netflix引起不小的討論度。

 

劇情描述一對感情淡漠、面對婚姻出現危機的夫妻,特意去到偏僻的小木屋度假,丈夫傑羅德(Bruce Greenwood 飾)一早已經打點好一切,短期內都不會有人「打擾」,更早已準備好一雙手銬,打算以SM遊戲來修復跟老婆潔西(Carla Gugino 飾)的關係。

 

但是,誰知道已服用壯陽藥的傑羅德在開場不到半小時就突然心臟病發身亡,倒地死在床邊;但潔西的雙手已被他扣上手銬,此時因為兩人未有關好大門的關係,引來了一隻流狼野狗,搶食傑羅德的屍體,究竟不能動彈的妻子要如何脫身?同時,她也回憶起自己的童年陰影... ...

 

圖源:劇照,其後亦同

 

原著小說的作者史蒂芬·金號稱「故事之王」,作品銷售超過3億5000萬冊,以恐怖小說著稱,可以說是活脫脫概括了此一類別的整個發展沿革。他的作品還包括科幻小說、奇幻小說、短篇小說、非小說、影視劇本及舞台劇劇本等等。

 

 

《傑羅德遊戲》(Gerald's Game)這部電影有三個關鍵詞:手銬、野狗和日全食。

 

手銬,禁錮她的工具,野狗,她需要面對的殘酷現實,日全食,則是她不堪回首的少兒時光。美女潔西在苟延殘喘之際,既要面對生死的終極考驗,又要像野狗一直在咀嚼她噩夢般的現實及過往。難道她還有別的選擇?影片緊扣人心的也正是這一點。

 

被咬的傑羅德好像復活了,他的幽魂起來了,連珠炮地數落潔西過往的不是,無非是說她對他不好,而她反駁說你在外面一直玩女人,對我不管不問。影片在27分鐘後,她奮力掙脫了手銬,讓觀眾以為是真的,卻是另一個“她”,這個理性的“她”在指導她,必須取下頭頂台上的水,否則離死就將不遠。

 

她能喝一點水,依照“她”所說只能喝一點,再放上去。野狗就在她眼前,再也無所顧忌地撕咬著傑羅德。黑夜來臨了,半夜一個醜陋的“死神”來過,傑羅德說如果明天白天妳不能逃脫,夜裡妳就將被“死神”帶走。昏睡之中,她回想起12歲時,日全食那天,被混蛋父親哄騙地抱著,她在看日全食,父親卻在意淫地手淫。事後,這位父親還嚇唬讓她永遠不要說這事,否則,他將跟她媽媽說。小小的潔西怕得要命,保證永遠會守住秘密,讓父親不要跟媽媽講。夫妻糟糕的關係,父親對於女兒的不良行為,母親聽之任之,皆如同日全食來臨前的那一刻黑暗,深深影響了她的一生。她的確從沒跟任何人說過。

 

 

第二天下午過後,已近暈厥的潔西,覺得不能再等了。理性的“她”勸她不要用玻璃杯割手腕,那有可能因失血過多而死。但被銬的她說,難道我還有別的選擇嗎?沒有,真的沒有。再這樣下去,野狗就會把她吃得連骨頭都不剩,就像牠啃咬傑羅德那樣。電影80分鐘後,她奮力砸碎玻璃杯,用碎尖角狠狠地切割右邊的手腕,血淋淋之中脫手而出。如此,潔西在經過簡單沖水包紮後,便開車出去。途中,她昏倒,車撞在大樹上,幸而被人發現。半年後,她在寫信“我用戴著平滑燒傷手套的右手,經過三次表皮移植手術,仍未完全復原。”法醫確診傑羅德的確是因為心髒病突發死亡。

 

幽魂傑羅德口中所謂的“死神”,其實,只是一個“墓園變態”醜陋的雷蒙 · 安德魯伯特,他肢解過21具屍體,最終在阿拉巴馬州被抓到。

 

 

她特地參加了他的庭審會,面對著他,她質問為何沒有肢解她。他說你不是真的,你只是月光的產物。她鄙視地說你比我想像的要小的多。她出來後,以從沒有過的微笑沐浴著陽光,如同她說過的我們需要再次見到太陽。

 

人生無論是在哪個階段,不管在少年、成年還是老年,都要劃定一個作人處事的邊界。潔西的父親突破了父女關係的界限,給女兒帶來深重的傷害,而傑羅德平時疏忽對於妻子的關愛,以及故意的冷淡,最後欲借情慾遊戲好好玩一把,結果卻玩大發了,這當然突破了性愛的邊界。好在潔西終而突破了所有的魔障,勇敢地從人生的桎梏中走了出來。

 

 

每個人都需要被療癒:直面創傷、擁抱陰影,真正的悅納並愛上自己

 

困難其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面對困難的心境,用何種心態面對,用哪種方式解決面臨的問題。

 

在潔西12歲的時候一家外出坐船遊玩,潔西因為害怕,並未跟隨母親和兄弟姊妹去,收音機播放著有日全食的新聞,正是看日全食時女主坐在父親的腿上,從而遭到父親的猥褻。事情發生過後偽善的又父親誘使她永遠不能說出這件事。這成為女主的枷鎖,心靈上的陰影。

 

這也是為什麼她找了一個像父親的人。同樣是律師,喜歡服用壯陽藥還有特殊性癖好的人。如果不是這件事,她永遠也走不出父親帶給她的陰影。

 

最後她用打碎的杯子,割破右手手腕,手因為有血潤滑,硬生生從那副手銬抽出。整隻手變得血肉模糊。不過退出這層皮,她揮別了過去。接受那個受童年陰影的自己。電影中還有一個細節,那枚婚戒,開始是帶著它,意味著她還愛著丈夫,還想要挽救他們的感情,最後她把戒指給了盜屍人。也像徵她放下這個男人。

 

 

手銬,戒指,還有從12歲不能說的那個秘密。都是枷鎖,讓別人不能走進心裡的枷鎖,讓她長大又找了一個跟父親一樣的人,重複悲劇的枷鎖。希望經歷過這些的人兒,用勇氣去面對,告訴那個小小的自己,不是自己的錯,我們不用背負那些罪責,不要再虐待自己。一切都不是自己錯,是有骯髒思想的大人。安慰自己,跟“她”告別。我不會在去經歷那些了,我能勇敢的保護自己了,過上嶄新的生活。

 

而看過此部電影的觀眾則有以下感想:

 

我們的想像和恐懼源於我們內心無法釋懷的經歷,對比原著已經精煉了不少,自我博弈的過程和各種人格的具象化,惡魔的化身和本體,非一般論調的驚悚形式,喜歡的必會樂在其中。

 

還是很不錯的,金爺作品忠實原著就不會錯,改編沒有對女性角色的塑造妥協,表揚!整片的文學性很強,原著中情節視覺化也很好,結尾一般,但那也是原著的問題,而且跟原著比還稍微好那麼一點?所以總體來說還是挺好的改編。

 

借手銬束縛喻精神枷鎖,借乍現魔怪喻舊日夢魘,日食意像也與《熱淚傷痕》形成互文,內核仍是斯蒂芬金作品多見的關於如何撫慰與直面傷痛,結尾釋懷的段落有些贅餘。

 

算不上極好,卻是到位的女性自救故事。兩副手銬,一副桎梏雙手一副過往糾纏。兩個男人的陰影,父親和丈夫都是她的苦難,直面和求得自己的生,才發現他們身型渺小。其中恐怖形象的含糊和設計其實不錯!

 

以為是懸疑驚悚逃生類電影,實際是女性成長電影,順便探討婚姻關係。女主打開過去的心結,從過去封閉的自己成長為敢於面對千難萬險。立意不錯,節奏偏慢過程冗長。

 

內心的恐懼感刻畫很不錯的,原著里大段的內心獨白,把這改編出來非常的不容易。結果電影編劇用了很好的方法來電影化的表達出來,這點本身很厲害。

 

與預想類型不一樣,以為是現實絕地求生,然而卻是精神絕地求生。手銬和童年陰影一起被打開,勇於對抗心靈枷鎖,日蝕終將過去,光明從黑暗中一點點顯現,“你原來比我想像的小那麼多”。

 

跟小說設定基本一致,除了幻覺裡的女室友換成了自己和丈夫的假象,很精彩的片子,稍顯驚悚,手從手銬裡脫出時還是很重口味的,沒有色情但細節流露出性侵造成的心理創傷對女主的傷害巨大......

 

史蒂芬.金真的特別特別關注心理疾病問題,他總是直搗黃龍地提醒著讀者:幾乎所有的心理疾病源頭都是父母,父母,父母——被社會的暗黑罩子籠罩著的、千奇百怪地病態的父母。

 

 

 

同場加映:《叫她系主任》(The Chair) 讓人大呼過癮,教育圈的腥風血雨,不輸宮鬥劇!

 

 

文章標籤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