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媽的多重宇宙》:改寫你的人生觀!愛是終極解答——看奇異女俠玩救宇宙,瞬息全宇宙的存在與意義

2022/04/29

2206

《媽的多重宇宙》講述由楊紫瓊飾演的華裔移民主婦,突然捲入一場跨越各種平行時空的大混戰,劇情時而搞笑、無厘頭,時而又充滿寓意,獲得不少觀眾好評,在外國影評網站爛蕃茄、IMDB都拿下相當高的分數... ...

《媽的多重宇宙》:改寫你的人生觀!愛是終極解答——看奇異女俠玩救宇宙,瞬息全宇宙的存在與意義

2022年最神電影!顛覆你既有宇宙觀的《媽的多重宇宙》

 

《媽的多重宇宙》劇情描述55歲的美國華裔移民秀蓮(楊紫瓊飾)家庭事業兩崩潰,在老爸爸(吳漢章飾)生日大壽這天,除了要阻止女兒(史蒂芬妮許)暴走出櫃、替無用丈夫(關繼威)擦屁股,還得去稅務局向古板大嬸(潔米李寇帝絲)解釋不太妙的稅務問題。未料老公竟然搖身一變演起駭客任務說自己是另一個宇宙來的,邪惡勢力將毀滅地球,只有在這位「媽」的宇宙裡、一無是處的秀蓮有機會拯救世界。

 

《屍控奇幻旅程》雙導演再次攜手,翻玩時空沒有極限。找來楊紫瓊百變演出跨越多重宇宙、吸取無限記憶與技能的神力歐巴桑,關繼威、潔美李寇蒂絲突破形象,新秀史蒂芬妮許華麗出演與母親相愛相殺的逆女,誇張造型完勝渡邊直美,卻令人笑著笑著就哭了。問世間情為何物,就是每個宇宙都找出你與你為伍!

 

圖源:劇照,後亦同

 

 

想像力的勝利:天馬行空的瞬息全宇宙,多到溢血的新鮮創意

 

如果是熟悉《瑞克與莫蒂》系列動畫,或者超英漫畫中的平行宇宙設定的觀眾,可能並不再對多元宇宙的概念感到新奇;但是,本部電影作為真人電影,居然投射出同樣萬花鏡般迷幻上頭的畫風。即便物理規則限制著真人實拍的尺度,即便突如其來的疫情隔離了演員,使其不得不分地拍攝後期拼接,而在天馬行空多到溢血的新鮮創意中,電影依舊有著一條自洽不鬆散的邏輯線和飽含哲思的主題線,貫穿主角一家人的家庭悲喜。

 

 

我們的每次選擇,都是歷史的分叉路口;每種可能性,都是一個平行宇宙。

 

宇宙不是單一的。

我們的主角秀蓮,愛上了威門。為了逃離反對這樁婚事的公公,秀蓮選擇與威門從香港私奔到美國,生下女兒喬伊,經營起洗衣店幾十年如一日。

 

如果秀蓮不選擇私奔,不與威門結婚,她會習武,她會以功夫女星的身份大紅大紫。這是她生活迷茫時也許好奇過的另一個平行宇宙。

 

這樣的平行宇宙無以計數地存在。在其中某一個宇宙(被稱為Alpha宇宙),人類發現了多重宇宙的秘密,並發明了穿梭於不同宇宙之間(Verse-jumping)的方法:在形似藍牙耳機的特殊儀器掃描人生後,做出特定的機率極低的奇異舉動(Jumping pad)並按下耳機,可以擾動宇宙的現實,借而通過想像平行宇宙中有著不同人生的自己,跳轉到這個分歧的平行宇宙。與原本宇宙中人生的分歧越大,所需要的現實擾動越大,就必須做出機率越低越奇異的舉動。

 

比如,如果秀蓮要穿越到自己在儲物隔間的宇宙,與她原本的宇宙很相似,分歧很小,她只需要將左右鞋子反穿(低機率舉動),然後想像自己在儲物間按下耳機。而如果她想穿越到多年前放棄私奔,選擇習武的明星宇宙,那麼她需要對想要胖揍她的稅務審計員表白(更低機率舉動)。為了穿梭更遠的宇宙,各神仙角色毫無違和地展開了一場比拼下限的表演,吃唇膏,紙割手,菊花殘,滿地傷,留下種種三觀盡碎的場面。也都是狠人。

 

 

而完成從A宇宙穿梭到B宇宙(Verse-jumping A-->B)意味著:

 

1. A宇宙中的你可以感知和控制在B宇宙的自己,比如來自Alpha宇宙的威門(Alpha 威門)控制了電影主視角宇宙(主宇宙)中軟弱的自己和秀蓮對話。

 

2. 你可以在A宇宙中使用穿梭到的B宇宙中的自己的技能,比如秀蓮通過穿梭可以得到明星宇宙自己的武打技能,也可以得到披薩店宇宙自己雜耍廣告牌的技能,以及廚師宇宙自己靈活使用刀具/棍棒的技能,甚至武功修煉到極致的小指一指禪技能。因為秀蓮不停尋求技能對抗敵人,我們得以欣賞到無奇不有的大千宇宙。

 

而當秀蓮通過不準確的想像誤打誤撞時,我們則掉進導演們更大的腦洞。比如,秀蓮面對女兒,想要脫開手銬,通過極低概率的尿褲子,便進入了熱狗手指宇宙:所有人的手指為熱狗,在這個宇宙中,相愛的人要慢動作將熱狗手指插入一臉幸福的對方嘴裡。另外因為秀蓮搞混了皮克斯電影《料理鼠王》片名的法語發音(Ratatoulle),她居然發現自己的廚師宇宙中有著料理浣熊(Raccaccoonie)。

 

 

碎陶罐,貝果(Bagel)與石頭的投影寓意

 

宇宙穿梭作為一種技能,在Alpha宇宙中被人們開發強化。因為Alpha宇宙中的秀蓮對女兒喬伊的過度開發,喬伊穿梭到過多的宇宙中感知過載(sensory overload),威門說感知過載後心智如同碎裂的陶罐無法修復,導致喬伊黑化變成驕橫的反派Jobu Tupaki。

 

成為Jobu後,她擁有了能夠隨心所欲地穿梭多重宇宙的能力,因此能夠出現在無數宇宙中,能夠使用無數宇宙中的裝扮和技能,正如片名描述: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她甚至可以通過接觸周圍人,使其體驗宇宙的浩瀚,改變他們的現實。

 

 

如陶罐破碎般的心智,通過Jobu自己的描述我們發現,也並不是感知過載這樣簡單。

 

人類的歷史,是發現更大世界的探索史;每次我們了解這個世界多一分,我們便意識到人類的渺小多一分。過去我們以為我們是宇宙的中心,是萬物靈長;後來有了哥白尼,後來有了達爾文,我們失望地發現,於這個世界,我們並沒有像過去自我認知中那樣重要。所以,在見識過無窮宇宙的Jobu眼中,人類的渺小無限趨近於虛無。

 

Nothing matters.

 

Jobu滑向了虛無,帶著一絲垮掉一代的迷茫與憂鬱。為了尋找無數宇宙疊加後的真理,Jobu將她的一切認知,放到了一個貝果上(Everything Bagel)。所謂Everything Bagel,原本是咖啡店常見的一種灑滿芝麻胡椒等調味料所以口感豐富的貝果口味,在Jobu字面意義的詮釋下,卻成為虛無主義的荒誕實體。因為她沒有看到貝果上除了虛無外的任何東西,貝果中心的空洞變成黑洞,顫抖著要吞噬這世界的一切意義。

 

既然存在的意義已死,Jobu毫無顧忌地殺人作惡。貝果的圓圈圖案成為了她與追隨者的標誌,而稅務審計員早先在收據上畫的圈圈,變成Jobu控制她的咒符,訂在額頭上使其跳轉宇宙獲得恐怖蠻力。而Jobu的可怕也迫使Alpha宇宙中形成了抵抗她的組織。Jobu的外祖父,片中的公公便是抵抗軍的領導者。Alpha威門說,Jobu的邪惡蔓延到多元宇宙,只有找到有著同樣力量的Jobu的母親秀蓮才能抵抗她。

 

雖然Alpha威門曾放棄過主宇宙的秀蓮,但發現這個秀蓮能穿梭到遠距離的宇宙後,他開始相信這個秀蓮是獨特的:電影用開頭十幾分鐘的快節奏剪輯展現了秀蓮的生活塞滿了混亂與噪音,與女兒,與老公,與父親,與顧客,與稅務審計員,她似乎與所有人的關係裡都插著倒刺,她在拼命掙扎,卻越陷越深。“你不擅長任何事,你是你的多重宇宙中過得最差的版本了。”Alpha威門如此總結。

 

 

不說主宇宙的秀蓮是不是真正混得最差的,從她自己的視角應該是這樣吧。

 

她看到平行宇宙中的自己光鮮亮麗,眼中滿是羨慕。或許她在生活的煩心事中,也會時常回憶起,如果當初做了不一樣的選擇的幻想吧,因為我們有時也會這麼幻想自己吧。生活的怨念,有時叫做錯過,有時叫做未得,有時叫做不該放棄,究其本質是一種改變現實的但願如此。主宇宙的秀蓮內心有多少怨念的疙瘩,而改變不景氣現實的願望助力她進入了越來越多的宇宙。最終陶罐碎裂,她進入了她女兒的狀態——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隨著主宇宙的她昏迷過去,她的意識開始遍歷各個宇宙。

 

Jobu帶領著秀蓮領略多重宇宙之廣闊。導演們的想像力此時終於沒了拘束火力全開,武俠宇宙,人偶宇宙,卡通宇宙,甚至地球沒有生命的石頭宇宙。

 

事實是,Jobu的貝果不是為了毀滅世界,而是處於虛無狀態的她的自我毀滅。感知過載的Jobu,喜歡在石頭宇宙的淨土中化作頑石,但願逃離形而上學的折磨與吞噬。她遍歷多重宇宙尋找秀蓮不是追殺她,而是希望母親可以體會自己的痛苦,希望母親幫她找到存在的意義,並輕聲告訴她,這個世界還有值得你去愛的東西。

 

可是,秀蓮做不到。

 

 

千生萬世、碧落黃泉:穿越多重宇宙來愛你

 

秀蓮與喬伊的母女關係是一團亂麻。即便接受喬伊相處三年的女朋友,卻仍舊在公公面前對女兒的同志身份感到羞恥。她待人接物頗有微詞,緊張時不自主嫌棄起喬伊有點發胖,總是忙忙碌碌拒絕與其溝通,使得母女嫌隙愈來愈大。也許在亞洲家庭中這尤其典型。我們可以想像,Alpha宇宙中喬伊的黑化可能也是秀蓮高要求而低感情交流的結果。

 

所以秀蓮不知道如何幫助女兒,並且在感知全宇宙後,她和Jobu一樣失去了生活的意義,她開始破壞各個宇宙自己的人生:她在沒有Alpha威門出現的宇宙中故意忽視稅務問題,簽離婚協議書、並在新年Party上打砸了自己的洗衣店,她在熱狗手指宇宙中拋棄愛人,她在廚師宇宙中檢舉同事的浣熊,她在明星宇宙中刻意勾引企業家威門,更在主宇宙的稅務局刺傷了他。

 

可憐的威門。但還好有威門。失去生活意義的秀蓮看到,她的老公拒絕離開自己,被秀蓮刺傷後還在保護她不受公公的部下傷害;他在秀蓮砸碎的洗衣店裡勸說稅務審計員給予更多時間,他在明星宇宙中向秀蓮表示,善良是他的處世之道,他要善良。

 

確實,秀蓮嫌棄老公的無能,但不能否認,威門一直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努力,他不像Alpha威門那樣威武霸氣,但給審計員做餅乾吃,與不滿的洗衣店顧客跳舞,仍然都是他最草根的愛與善良。即便拿出離婚協議書,威門也是假意,實際則為挽回秀蓮對他的忽視與她溝通。

 

 

秀蓮坐下詢問稅務審計員,威門是如何說服她網開一面?她說他不過是解釋了發生的一切,讓她了解了他們的苦難處境。審計員坦白她的人生充滿孤獨,了解秀蓮一家後,她能夠對生活的困頓共情。

 

溝通與共情,如此簡單。但這啟發了她如何拯救自己的女兒。因為過去的她一次次地關閉與女兒溝通的大門,缺少共情的她只能對女兒指手畫腳。所以這次,在女兒向她握拳做戰鬥狀後,她選擇敞開懷抱。甚至她對阻撓她的每個人都開放了內心去接納。有著與Jobu同樣扭曲現實能力的秀蓮獻上了一段不同於Jobu的殘酷卻行雲流水的戰鬥方式。就像Jobu的圓圈咒符,秀蓮將Party上的塑料眼睛打到所有人身上,探知他們的平行宇宙,秀蓮帶著善意找到並解決了他們各自生活的困擾。

 

秀蓮感受過Jobu所感受的一切,瞬息全宇宙,卻到底並不是Joy所感受的一切。秀蓮還不了解Joy作為自己女兒,向母親尋求情感支持卻屢受挫折的心境。Joy向秀蓮大喊放我走,秀蓮放手了。在石頭宇宙中,Joy的石頭跌落懸崖。

 

但秀蓮應該是從來沒有放棄拯救喬伊,為了宇宙大義,公公讓她消滅主宇宙的喬伊時,她拒絕。她說,在體驗了這麼多的光鮮亮麗的多重宇宙後,她仍然想要與喬伊在一起。但拯救喬伊,秀蓮需要去了解喬伊,所以秀蓮的石頭也緊隨跌落了懸崖。喬伊落進了貝果,秀蓮也進入了貝果。有時候,最有效的共情,不是以愛為名抓緊你,而是你若要墜入深淵,我陪著你墜入深淵。

 

所以,喬伊的拯救,只能與其一同墜入深淵。

 

影片的高潮部分,導演使用炫目凌厲的剪輯在不同宇宙中來回切換。在一個宇宙中喬伊跌落貝果,在另一個宇宙她則奔出洗衣店,來到車邊即將遠走高飛。秀蓮一面跟隨喬伊跨入貝果,另一面追著喬伊來到車邊。對於感受到瞬息全宇宙的母女來說,她們的世界是同步的。秀蓮對車邊的女兒說,也即是對跌落貝果的女兒說,她要堅定地與女兒在一起,這是她在看過無數更好的人生後,依然願意選擇的。她對女兒的愛穿越了茫茫多重宇宙,給這個nothing matters的世界賦予了奮鬥的意義,這是存在主義危機的語境下也無法否定的。

 

 

愛作為答案,這樣的母題在眾多的文學影視作品中被描述過,本不新鮮;但愛超脫虛無,是較少能夠成功呈現的解構高度。

 

它既有存在主義的哲學意義,又有家庭關係的現實意義。而且導演們也承認過,他們希望通過描繪虛無隱喻互聯網時代的信息爆炸,這都使他們的天馬行空能感染的不只有亞裔。以至於有人說,這是一個現實故事,他可以相信一切其實都發生在秀蓮或者喬伊的幻想中。電影結尾部分,秀蓮更包容女兒與她的女朋友了,與老公威門更加恩愛,稅務的麻煩也有了改善,一切回歸平靜。

 

只有在秀蓮腦海的邊際,還有著無法打擾到她的多重宇宙。

 

 

而看過此電影的網友則有以下評論:

 

懂了,我活在楊紫瓊多元宇宙裡她在當女明星的那個宇宙。

 

一個東亞家庭能想到的最美和解:在稅務局打打殺殺,簽署離婚協議,在不能再破碎的情況下達到祖孫三代的大和解,理解你很失敗我也很失敗我們其實都很失敗。每年報稅,每天輪轉的洗衣機,一直都是一個圓,就彷佛黑洞是個黑色的everything bagel,愛不是一味的抓住,愛是接受混亂,學會let go,“我給你自由/是我給你最後的溫柔”,這句話不論愛情還是親情,都應該刻煙吸肺地背誦。看到石頭滾下山的時候竟然哭了。

 

影片結尾的最後的超快剪輯簡直嘆為觀止,喜歡超時空多人格電影的朋友們,務必不能錯過!

 

女兒的存在主義危機,說到底最字面的意義不過是女兒的存在本身與母親三位一體的選擇緊緊相連,解決這個危機的唯一方式就只有母親能夠堅定地說出:我見過、經歷過所有可能性,卻還是選擇(與你的父親結合-移民-)做你的母親。那個因瞬息全宇宙而嚮往死亡、嚮往虛無的女兒,亦不過是母女關係中相互傷害所孕育出的一個最極端的面向。

 

玩得很飛,看得也很過癮,“天馬行空”四個字不足以形容楊紫瓊穿梭過的所有宇宙;也真的很難跟以前看過的任何電影的觀感相提並論。但有意思的是,電影最終的收尾在我看來充滿了東方的內核,那種活在當下的落腳點跟之前全片玩飛的做派大相徑庭,但那份普通又是那麼真切有力。

 

夠瘋癲夠大膽的多重宇宙設定配上簡單內核親情故事,每個宇宙埋足彩蛋毫不收斂!

 

天啊,滿分是五顆星我給他十顆星!!多重宇宙的設定皮下是關於東亞家庭創傷的療癒的故事,試問哪個女兒看完不會想給媽媽打電話;當代美式的postmodern幽默感和周星馳無厘頭怎麼能如此無縫銜接?!女演員為何能如此出彩?

 

混亂混沌的多重宇宙,每個宇宙都是雞飛狗跳的家人,每個宇宙都想九九歸一黑洞清零。想要家不散掉愛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學會放手和傾聽,就像五月天唱的“溫柔”(還你自由版)。

 

在電影院裡爆哭,看完出來別人幫我扶門我都哭到說不出謝謝。

 

尤其是亞洲人都應該看這部電影,把自己掩藏在在習慣性麻木裡的對現狀感到的痛苦和對獲得善意和愛的願望一次過發洩出來,非常治癒。只要一想到父親這個角色就會爆哭。

 

導演實在鬼才,片中除了腦洞大開的巧思之外,還有許多解構式的迷影致敬,並在結局中把那些炸掉大腦的高概念都收束到一個足夠治癒的家庭母題,令全場笑到數次鼓掌之後又一起為之動容。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是和你一起報稅。明年奧斯卡不給楊紫瓊,我真的寫郵件抗議!誰能想到二十年前最能打的是楊紫瓊,二十年後還是楊紫瓊呢?

 

 

 

 

同場加映:《鬼入侵》的導演麥可弗拉納根風格突出,劇情安排也特殊無比與饒富興味

 

 

文章標籤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