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鬼上身的「蘇媽媽」是如何練成的:《華燈初上》第二季引熱議,真兇嫌疑動機總解析——蘇慶儀颱風夜超忙,堪稱時間管理大師!

2022/01/04

4844

年輕的蘇慶儀在母親見死不救的默許下,遭到母親男友性侵,並在驚懼脆弱中反而被母親怪罪並趕出家門,毫無保護與安慰... ...

鬼上身的「蘇媽媽」是如何練成的:《華燈初上》第二季引熱議,真兇嫌疑動機總解析——蘇慶儀颱風夜超忙,堪稱時間管理大師!

Netflix 旗艦台劇《華燈初上》從 2021 年爆紅,在去年底開播第二季風潮再次席捲而來,讓魅力延燒至2022年,在全新的第二季當中,兇案也透露出更多線索,引發諸多討論!

 

同場加映:《華燈初上》不到一週衝上Netflix冠軍:第二季劇情走向劇情解析&十大劇中經典必朝聖場景!

 

 

《華燈初上》的颱風夜晚究竟發生了什麼,真兇又是誰?

 

看過影集的我們幾乎都匯這麼想:真的很難想像,二十多年的姐妹情深,一朝崩裂,竟能有如此之大的破壞力。

 

在蘿絲家裡藏匿毒品(白色粉末)之後,其實蘇是完全可以自己匿名舉報,但她還是委託給了馬天華,可見她想要馬天華做的不僅僅是舉報蘿絲,更是要利用他報恩的心態,希望他用更加極端的手段,徹徹底底把蘿絲毀掉。

 

這絕不單單只是因為嫉妒(江瀚說過會在她們之間選蘿絲),也不只是因為長久以來被照顧而產生的自卑和壓抑。最有可能的,就是因為她想永遠奪回親生兒子。當年蘿絲入獄後,就是由她照顧子維的。而她是想把蘿絲再次送入監獄、甚至地獄。而且,她的心機和惡意,並不只是用在了蘿絲身上。——蘇的心裡到底埋藏了多少的恨,才能驅動她在離開之前、用盡手段,毀滅別人最在意的東西,包括江瀚的事業和阿季的信心。

 

而颱風那夜究竟發生了什麼?

 

首先我們回顧一下,案件的關鍵訊息。蘇是當天凌晨零點到四點遇害的,致命傷在頭部,法醫判斷是遭到了多次擊打(注意這裡,可能是同一人打的,也可能不是),傷口處檢測出了石塊、泥土、玻璃等物質。屍體被拖行了一段路後,然後是一串腳印(警方判斷是屍體被背到了埋藏地點)。

 

結合這些訊息,以及潘文成的判斷,我們基本可以推斷兩個必要條件,一部車和一名男性。車子轉移屍體,男性拖動屍體。

 

然後,我們看到在第二季的最後,江瀚被一部車子撞倒,經過眉眼比對,這個開車的人是小警員阿達。這之前,江瀚在聽錄音的時候,聽到了一個女聲(應該是花子)慌亂地說,“我不是故意的”、“她死了嗎”,其實他此時拿的並不是自己的錄音機,而是在警局的時候誤拿了阿達的。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在第一季第一集開始,阿達在詢問一個嫌疑人,沒說兩句,他的錄音機就跳停了,這裡就對應到後面這個情節。

 

圖源:劇照。其後亦同。

 

那麼,是不是說,花子殺害了蘇,然後把阿達叫去一起開車把屍體埋在山上?花子說她當晚去玩水了,這就挺不合常理的。她很有可能是在等蘿絲走了,想單獨問蘇什麼事,或者單純跟她道別。之後她看到了蘇跟江瀚,等江瀚走了之後,她質問蘇,蘇肯定會像對待阿季一樣,對花子冷言冷語,然後花子新仇加舊恨,一怒之下用煙缸或酒瓶,打暈了蘇。驚慌失措下的花子把阿達叫來,阿達的錄音機就是在這個時候被誤碰,錄上了之後的全過程。要知道,錄音帶能錄至少一個小時,而江瀚後來在聽的時候,明顯也不只是那麼兩句話。

 

而在第二季開頭,暴風雨第二天(蘿絲從警局回來當天),花子跟蘿絲說過,他們收拾了一夜,全是玻璃、泥巴什麼的,還說當天就可以營業。這可能至少說明了案發的第一現場就是在“光”裡,而且花子跟這個案件脫不開關係,她很有可能後來回去清理現場了。

 

寶媽媽說過,在江瀚之後,還有一個女的進了“光”。這個女的應該不是花子,花子如果要想單獨見蘇,一定會避開蘿絲,所以她更有可能從後門回去。那麼,寶媽媽看到的這個女的,很有可能就是最終BOSS。而這個人(可能是寶媽媽看到的那個女的),很可能目睹了花子擊暈蘇、花子和阿達轉移甦的這一幕,尾隨著兩人來到山中,等花子兩人剛剛走後,發現蘇被大雨淋醒了,而且站起身來還走了一段距離(拖行後的足跡),然後這個人順勢而為舉起石頭把蘇徹底砸掉。得手離開。

 

 

到底誰才是殺害蘇媽媽的兇手,幾乎每位角色都有可能:嫌疑、動機整理解析!

 

1 號嫌疑人羅雨儂

 

作為高中時期就成為閨蜜的二人,蘇的死對於羅雨儂打擊最大,她應該是最傷心的人,也應該被認為最沒有可能殺死蘇的人。但是在第二季的劇情中,羅雨儂卻一度成為最大嫌疑人。案發當晚,兩個女人在店裡上演姐妹反目、最後攤牌的戲碼。原來羅一路以來對蘇的照顧,在蘇的眼裡成了一種能力的炫耀,其實她自己並不享受這種照顧。羅對於蘇心底的這個真實想法也大為震驚,想不到自己對於摯友的付出,倒成了她憎恨自己的根源。

 

蘇即將遠嫁日本,臨走前夜給羅雨儂送了一份大禮——她將自己手上的股份全部轉讓給店裡的小姐,包括阿季、雅雅、花子、百合。這樣一來,羅不再是光的大股東,不再享有話事權,她和其他四位小姐一樣,每人持有 20% 股份。面對昔日姐妹的離別“禮物”,羅雨儂激憤之時掄起一個煙灰缸要砸向蘇,而這一幕讓門外的何予恩看到了。何予恩不但把當晚所見所聞告訴警察成哥,還將二人的恩怨情仇完整地告訴雜誌社,結果導致全世界的人都認定羅雨儂就是殺人兇手。

 

 

2 號嫌疑人何予恩

 

而根據羅雨儂的口供,案發當晚,最後一個見到蘇的人其實是蘇的前男友何予恩。他顛覆了第一季給觀眾留下的純情癡心好印象,他曾經狠狠地辜負過蘇,事實證明他是一個不可託付的男人。當警察成哥找他協助調查時,何予恩親口表示,當他發現蘇和江翰在一起時,恨不得殺了蘇。

 

 

3 號嫌疑人阿季

 

由於阿季始終認為,是蘇從她的手中搶走了中村先生,所以當她要嫁給中村並隨他去日本過好日子時,她對蘇的恨達到了極點。蘇死後不久,警察從私營當舖查到阿季當了中村向蘇求婚的鑽石戒指。而事實上,戒指確實如阿季口供那樣,是蘇自願送給阿季的。與其說是離別禮物,不如說是阿季被羞辱之後的補償。但中村並不相信阿季的口中的說辭,他認為蘇不會把那麼珍貴的求婚戒指輕易轉送他人,中村認為阿季的嫌疑極大。

 

 

4 號嫌疑人百合&亨利

 

蘇死後不久,亨利藉口看房子,讓房東太太開門,百合則趁機在屋裡翻查毒品的踪跡。二人的嫌疑從第一季延續到第二季,他們可能因為害怕販毒一事敗露,而將蘇滅口。

 

 

5 號嫌疑人江翰

 

渣男江翰在第二季受到了巨大打擊,他寫給女演員的情書被複印成好多份,電視台同事和廣告商都收到了。由於最大金主也看上了女演員,江翰因此被電視台封殺,編劇夢徹底破碎。他淪落到去咖啡廳當服務員,而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正是蘇。附近的街坊表示,在案發當晚,自己親眼看到江翰將蘇按在牆上,並且憤怒地說道,“你信不信我殺了你”。

 

 

6 號嫌疑人花子&阿達

 

花子看起來最人畜無害,但原來蘇也曾經深深傷害過她。當她遭遇重大事故之後,蘇不僅沒有安慰她,反倒是塞錢讓她離開光、離開唯一的好友羅雨儂。而第二季最後一個鏡頭的揭示,更是將所有矛頭指向花子和阿達。這對CP一躍成為最大嫌疑人。

 

 

 

遍體鱗傷的蘇慶儀,自卑、陰險又滿腹城府——必須用一生去償還的童年陰影,真的那麼優雅美麗嗎?

 

蘇慶儀這個角色,無疑是整部劇中人物性格最為複雜的一個,一面是人畜無害的天使面容,另一面是完美假面下的自卑陰鬱。看似完美的蘇,其實有顆千瘡百孔的心。如果第一季困惑於她為何要為渣男輕生,那第二季中就會找到答案了。外柔內剛的蘇,任何時候都保持歲月靜好,得體的笑容,做事極有分寸,但在感情裡是十足的弱者,想去愛,也想得到愛,可是她從沒遇到過可以讓她依靠的對等的感情,這與她的性格以及經歷有很大的關係。

 

我們可以回顧一下她在劇裡與幾個異性的情感線。

 

何予恩,是個陽光又帶著一絲稚氣的大男孩,在校大學生,因為一次生日會被同學拽進“光”這個日式酒吧,很快就迷醉在在蘇迷人的笑容裡,此後,像個孩子一樣開始傻裡傻氣的對蘇展開追求。起初,蘇並沒有在意,看盡酒場的燈紅酒綠,只是把他當作孩子。一個是混跡聲色犬馬的媽媽桑,一個是沒有收入乳臭未乾的學生,怎麼看都覺得不太登對。

 

小孩子憑著一股傻氣又執著的一股憨勁,一步步走進了蘇的生活。然而當蘇告訴他自己懷有了身孕讓他做決定時,他退縮了。約定醫院檢查的那一天他沒有出現,蘇釋然的笑了笑,至於懷孕是否是真,已經不重要。

 

 

第二個男人,也是讓她最卑微放下所有自尊去愛的一個人,江瀚。

 

他是閨蜜羅雨儂的前男友,在正常的倫理觀念裡,閨蜜的男朋友和前任都應該是完全絕緣的,可故事追溯到蘇的大學時代,圖書館的相遇,實際蘇才是先認識江瀚的那個人,並且早早就種下了情愫。後來江瀚做了編劇,蘇帶他來到“光”,見到羅雨儂,兩個人便被彼此深深吸引,蘇看在眼裡,心痛卻無可奈何,只能把秘密藏在心底。

 

或許是因為江瀚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緣故,孤獨沒有安全感的經歷讓他無法適應安定的生活,習慣了不受束縛,經過熱戀期後厭煩了和雨儂的相處模式,選擇分手。同時轉身投向雨儂的好友蘇,他知道蘇一直默默喜歡著他,蘇試圖拒絕、躲藏,可江瀚步步緊逼讓她無處可逃。在這段短暫的地下戀情裡,蘇用她的體貼和懂事對待這個她愛慕已久的男人,以為自己的隱忍和無微不至的照顧會留住江瀚,可不但被迅速甩到,還被告知,即使想要穩定選擇的人也會是雨儂。

 

因為江瀚的這段短暫又痛苦的感情,讓她對一起長大的雨儂充滿了嫉妒和恨意,對生也心灰意冷,她選擇了自殺,被“乾兒子”子維救起。被救後的蘇重新開始看似和以往一樣卻身陷囹圄的危機中。

 

第三個男人,是居酒屋的老主顧中村先生。

 

他突然的表白讓她片刻的驚慌失措後,被中村誠摯的感情打動。她不愛他,可是她知道這是她最好的歸宿,可以藉此逃離這個已經讓她傷痕累累的地方。她接受了中村的求婚,準備和他一起去日本。

 

然而故事在此戛然而止,蘇在離開“光”的最後一夜遭人殺害。

 

 

回顧蘇三段感情裡,發現她其實不懂怎麼愛人,很容易輕信別人的感情,她幾乎每一次都想要好好去愛,可最後感情都於指縫中流失,她自卑的認為自己不配被愛,更是連坐般怨恨起那個集萬愛於一身的羅雨儂。透過蘇的感情觀,我們能感覺到她的痛苦與矛盾,所有的一切在童年經歷中可以找到答案。

 

蘇從小和媽媽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和羅雨儂成為鄰居是因為她的媽媽是一個有婦之夫的情人,暫時的居所。媽媽從不關心蘇的內心世界,遇事只會厲顏苛責,她沒有得到過正常母愛的溫存,在學校裡是被同學霸凌的對象。是耿直豪爽的羅雨儂成了她生活中的依靠。

 

雨儂後來因為校內戀愛被父親逐出家門,和男友一起去另一個城市打拼,而蘇噩夢般的日子便於此發生。蘇也到了女孩子愛美的年紀,因打耳洞被媽媽罵,媽媽的情人“文雄叔叔”好言相勸,最後蘇鬧情緒奪門而出。晚一點蘇回家時,文雄叔叔一個人在客廳喝酒,告訴她媽媽已經睡著,蘇毫無戒備的和他聊天,說著和媽媽的事情……然而媽媽的這個情人藉著酒勁露出了獠牙強暴了蘇,任蘇怎樣喊叫媽媽都沒有醒,鏡頭切到媽媽這邊,她正哭著忍受女兒的喊叫。

 

後來媽媽竟將這件事歸結於女兒勾引自己的男友,以此為由將蘇趕出了家門,自此,蘇和母親徹底決裂,絕望之下蘇來到高雄找到雨儂,開始了相依為命的日子。從小缺失的父愛母愛,讓她渴望被愛,讓她遇到感情時願意選擇相信,可內心又有一個聲音永遠在嘲諷自己,不配擁有這些,就這樣,在這種極端的矛盾裡她一步步在感情中失衡,所有的情緒和怨恨在與江瀚分手時爆發。

 

看到劇裡她和所有人的矛盾點,當我們覺得她非死不可的時候,越是感覺到這個角色的可悲,她的死成了所有人認為的理所當然,也許正如她對雨儂說過的,死了才是解脫,活著才是在人間煉獄。蘇小心翼翼的一生已經完結,正如她所願,被記住的那個才是贏家,她的死留下一堆謎團,讓人在解開謎團之時也深深走入她的內心世界,或許這才是她一生渴望的被了解。

 

 

所有人待在“光”裡,又想方設法的在光照不到的地方藏秘密。只有蘇慶儀頂著光,開著上帝視角,然後被一堆人搶著送去見上帝。

 

 

同場加映:《性愛自修室》(Sex Education)令觀眾欲罷不能的 4 大看點,第四季續訂:劇情走向、情節象徵完整分析!

 

 

文章標籤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