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文化

面對悽慘人生,仍要勇敢揮拳:電影《登峰造極》乍看負能量滿滿,其實卻熱血又陽光

2022/05/12

630

出身寒微的大齡女青年終於到了冠軍之賽的巔峰,穩步向勵志的大團圓全力邁進的中途,竟突然一個急轉直下,迅速跌入無底深淵。這世界真的有一份耕耘一份收穫的傳奇嗎?還是人再努力,也始終躲不過命運的算計... ...

面對悽慘人生,仍要勇敢揮拳:電影《登峰造極》乍看負能量滿滿,其實卻熱血又陽光

奧斯卡四項大獎、金球獎雙料獲獎,叫好又叫座的拳擊電影《登峰造極》

 

《登峰造極》即便是2005年的電影,如今還是讓許多影迷津津樂道!

 

劇情描述年邁的法蘭奇是一個有名的拳擊教練,他的徒弟在拳擊場上戰績輝煌。

 

但因為太過於投身與拳擊事業,忽略了家人的感受,法蘭奇與女兒的關係長期冰封,他亦因此陷入了長期的自我封閉和壓抑。一天,一個對拳擊有強烈興趣的女子瑪姬走進訓練館,請求法蘭奇受為門徒。堅毅的決心軟化了法蘭奇,他終於決定把瑪姬培養成出色的女拳擊手。儘管路很艱辛,但是二人在訓練和比賽中默契的相處磨合,令法蘭奇內心得到了親情的撫慰,而瑪姬也登上了拳擊場。勇氣和夢想讓他們放下了往日的痛苦,心中有了新的力量。

 

圖源:電影劇照,後亦同

 

這部電影也獲獎無數,由克林伊斯威特、希拉蕊史旺與摩根費里曼等人主演。得到第7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剪輯、最佳改編劇本等提名。最後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等獎項。

 

 

《登峰造極》(Million Dollar Baby)的電影劇情概要敘述

 

老年的法蘭奇與好友史克一起經營一個破舊的拳擊練習場,法蘭奇是一個經驗豐富卻快過氣的拳擊教練兼拳擊手經紀人,而史克似乎只是一個在練習場度過餘生的老人。他們兩個因為年輕時的一場意外(法蘭奇未及時保護史克的出賽,史克失去一隻眼睛,結束了他的拳擊生涯),內心中都有揮之不去的遺憾,因此法蘭奇對拳手自有一套保護哲學,而他的拳手為了追求更迅速的名利,紛紛轉而投效其他經紀人。

 

滿臉洋溢著對拳擊熱情的瑪姬找到法蘭奇,希望他能訓練她,但被法蘭奇一口回絕,因為他不訓練女生(或許在法蘭奇心中,拳擊應該是屬於男人世界的競賽),一方面他認為要訓練一個夠水準的拳手至少需要四年的時間,而以瑪姬三十二歲之齡是嫌老了些。

 

瑪姬並不因法蘭奇的斷然拒絕而放棄,她白天在餐廳當女服務生,吃客人留下的剩菜、剩飯,省吃儉用為的是存錢付練拳的學費。她依然每晚去法蘭奇經營的練習場練拳,練到只剩下她一人。管理員史克有一天發現了這個完全不懂真正的拳擊章法,卻又執著過人的女生,滿臉風霜卻慧眼識「英雌」的史克慨然地教她打拳的基本動作。

 

法蘭奇終於注意到瑪姬旺盛的鬥志,當她知道瑪姬窮的買不起自己的練習沙包,基於心中的一絲憐憫,他問瑪姬為何要學拳擊?瑪姬說出自己的志向,雖家境困窘,但她不甘於符合家人期望只作一個街頭小販,她坦言:「這是我惟一喜歡作的事,如果拳擊對我而言,嫌我太老,那我就一無所有!」她又對法蘭奇說:「如果你真的願意訓練我,我一定會得冠軍!…我不要施捨、也不要幫忙,我要的是訓練師。」她的意志力感動了法蘭奇,他終於破天荒地開始訓練一位女性拳擊手。

 

瑪姬知道自己的年紀已時不我與,更加倍練習以追趕時間,她的執著和努力,使她有著驚人的進步。透過法蘭奇嚴格的訓練和史克的鼓勵,瑪姬開始參加正式的比賽,充滿旺盛鬥志的她每一場都獲得勝利,使她不斷累積自信心,也讓她初嚐被人們歡呼的滋味。

 

瑪姬的拳擊生涯逐步高昇,累積的拳賽獎金使她終於有能力照顧窮困的家人,在法蘭奇的鼓勵下,瑪姬為家人買了一棟房子,然而瑪姬的母親並不領情,她一點也不關心瑪姬的奮鬥和對家人的好意,責怪瑪姬為何不把錢直接給她,因為買了房子就會使她失去政府的社會救助金。

 

失望的瑪姬呆坐在車子中,不意中與另一車中抱著一隻狗的小女孩對望,她微笑起來(這一場景表現了瑪姬現實人生遭遇的悲涼),她懷念起自己的父親,她告訴法蘭奇,自己的父親也曾養過一隻狗,那隻狗所帶來的快樂時光,當那隻狗老病到不行時,父親迫不得已只好親手結束了那隻狗的生命(這段對話成為瑪姬最後生命的伏筆)。瑪姬對法蘭奇說:「現在除了你,我誰都沒有了!」法蘭奇回答:「是的,妳還有我!」

 

這一對師徒的感情,在訓練的過程中已昇華為父女之情,之前在史克的安排下,瑪姬原有機會選擇更有作為的經紀人,但瑪姬沒有被名利的企圖心沖昏頭,她仍選擇信任與追隨法蘭奇。其實在法蘭奇的內心世界中也有著不為人知的傷痛,他屢次寫給女兒的信都被原封不動的退回,屢次面對希望和失望,而透過瑪姬的單純和信任,他開始視瑪姬如己出,當瑪姬至英國比賽時,他為瑪姬訂作了一件賽袍,背後繡著:「MOCUISHLE」的外語,瑪姬數次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他皆故意賣關子不回答。由於在彼此身上找到失去已久的親情,使他們克服心中的傷痛,共同面對一次又一次驚險比賽的挑戰。

 

 

不幸的是,當瑪姬在最後一場接近拳擊生涯的顛峰之戰,原本即將勝出的她,遭致對手意外偷襲,瑪姬脊椎斷裂而全身癱瘓。對比於瑪姬家人的現實和冷漠,法蘭奇就像瑪姬的真正父親,他不斷的為瑪姬尋找最好的療養醫院,一心期盼她有復原的希望,並隨時陪伴在病床上動彈不得的瑪姬。

 

當瑪姬身體惡化,而必須切除一隻腿之後,整部電影來到一個天人交戰的時刻,瑪姬希望法蘭奇幫助她拔掉呼吸管讓她安樂死,她用力說服法蘭奇:「我不想讓現在的情況繼續下去,尤其在我已經成就了那麼多以後,我已經見識了整個世界,人們高呼我的名字,那不是我的本名,而是你給我取的名字,人們為我歡呼,我也上過雜誌,你以為那是我曾夢想過的嗎?…我已得到我想要的,別讓我一直躺在這裡,直到聽不見人們的歡呼聲。」法蘭奇痛苦的回答:「我做不到!」瑪姬說:「我求你!」法蘭奇說:「不!」

 

在法蘭奇痛苦地向神父求助而無用之後,整部電影中的靈魂人物史克與內心交戰不已的法蘭奇有段重要的對話:「我發現了一個拳手,而你訓練她成為最好的」,法蘭奇自責地回答:「是我殺了她!」(他認為自己不該訓練瑪姬成為拳擊手導致她受傷),史克繼續說:「瑪姬剛來時,除了勇氣什麼都沒有,想實現夢想幾乎是不可能,而一年半後卻在為世界冠軍而打拼!這世界很多人死了,卻從沒有成功過,因為你,瑪姬成功了!如果她今天就死去,她一定會說:『我做的沒錯!』」

 

史克這一番話,使法蘭奇做了痛苦的決定,他進入病房告訴瑪姬即將做的事,他親吻瑪姬,親自揭曉「MOCUISHLE」的謎底,是「我親愛的,我的骨肉」。瑪姬得其所願的離開了人世;而法蘭奇也隨之消失在拳擊練習場,再也沒有人看過他。

 

 

 

《登峰造極》(Million Dollar Baby)這部電影最勵志的地方:它不講勝利,它講的是如何失敗。

 

拳擊到底是項什麼樣的運動?

 

在克林·伊斯威特眼裡,是跟人生差不多的一樣悲慘痛苦的自我修行,而且很難說這種修行到底有沒有意義。瑪姬,生於一個爛泥一樣的家庭,30多歲還在當服務生,只能把客人吃剩下的牛排帶回家當晚餐。生活對她來說有什麼意義?上帝賜給她唯一的禮物就是:她愛上了拳擊,並且略有天賦,還遇到了願意教她的人。但她又得到了什麼?一些無關痛癢的勝利、陌生人片刻的歡呼,最後全身癱瘓躺在床上,咬舌自盡而不得。值得嗎?甚至沒有什麼高潮似的勝利,甚至只是遇到一個骯髒的對手,被她在憤怒中偷襲了一拳,就這麼毀了。輕飄飄的。

 

為什麼有人會愛拳擊?傷痛就不必說了,有時候更嚴重:弗里曼丟掉了一隻眼睛,還有那些脾臟破裂、毀容、被打個半死……究竟樂趣何在?有人說:“就跟所有的運動一樣有其樂趣。當他們擊中別人時更是無限的樂趣。”電影裡說這是一項關於尊嚴的運動:要想保持自己的尊嚴,就必須剝奪對方的尊嚴。如果仔細想,或許拳擊是把人生問題表面化的一次嘗試:承受住傷害、擊打對手、在每次擊打中獲得意義。

 

不妨把瑪姬的生活與她的媽媽互相對照著看。她的媽媽或許根本就不會受什麼傷害:當女兒給她買房子的時候,她只是惦記著會不會取消自己的福利金。當女兒全身癱瘓插著喉管躺在床上的時候,她帶著另外兩個孩子去玩了幾天迪士尼樂園才來看她,而目的只不過是為了讓她簽法律文件把房子轉到自己名下。她活得挺好的,又懶又無所謂,體重300磅。看不出她的人生會出現什麼悲劇,即使你認為她的人生本身就是一個悲劇,但誰又不是呢?沒人能夠評價她,除非你說她不愛自己的女兒,這也不是什麼罪。

 

如果非要二選一,你選怎樣的生活?瑪姬的?她媽媽的?別一口咬死瑪姬的,你說不定本質上就是在過她媽媽的那種生活啊:避免一切痛苦和損害,活著。

 

如果說法蘭奇那個角色具有神性的話,就在於他對一切都充滿愧疚:對史克,為一個不是自己的過錯難受了23年;對女兒,堅持給女兒寫信懺悔,每天都去教堂;對麥琪,當牧師告誡他不要幫助瑪姬自殺的時候,因為“你會徹底的迷失,再也無法回頭了”,他還是深夜潛進醫院,為瑪姬注射過量腎上腺素讓她解脫。這當然會帶來更多的愧疚。他對史克說:都怪你。但他知道他沒法責怪任何人,他看著瑪姬媽媽的眼神也沒太多憤怒,更多倒是無奈和憐憫。他們一起跟命運戰鬥,然後輸給了它,這件事沒什麼好抱怨的。那些總覺得自己可以在交戰中僥倖存活下來的人,也不過是一時的樂觀罷了。

 

練習館那個不知道冰塊是怎麼被放進瓶子的丹尼爾就跟我們似的:直到被揍得鼻青臉腫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會打拳擊。然後過了很久之後,他又出現在了練習館,說:我明白了,每個人都會輸。

 

如何贏得人生並不是一個命題。如何輸掉才是一個合適的命題。在註定要輸掉的人生下如何生活?拳擊場上沒有贏家:不管什麼勝利都伴隨著痛苦。而這或許正是某些人熱愛拳擊的原因:更真切地感受生之意義。很多人不知道生命是場必輸的戰役:你會痛,會老,會死,會失去一切。但你依然可以成為一個英雄。這就是這部電影最勵志的地方:它不講勝利,它講的是如何失敗。

 

 

由於這個陰暗的結局顛覆了傳統家庭價值觀,又大膽地探討了“安樂死”,使得電影在上映後遭到了殘疾團體的空前抵制。

 

但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結局,影片才跳出了傳統體育勵志片的框架,上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何況克林·伊斯威特意不在此,他要講的,其實只是關於一些人怎樣找尋情感歸宿的故事,是關於那些寂寞的人在世間相互取暖的故事。

 

 

而看過電影的網友們則有以下感想:

 

如果她沒輸,這部電影就是一部普通的好萊塢美國夢。她輸了,電影就贏了。

 

生已完滿。死亦何妨。

 

出身寒微的大齡女子終於到了冠軍之賽的巔峰,穩步向勵志的大團圓全力邁進的中途,竟突然一個急轉直下,迅速跌入無底深淵。這世界真的有一份耕耘一份收穫的傳奇嗎?還是人再努力,也始終躲不過命運的算計。

 

從女主角訴說那隻小狗的故事開始,眼淚就控制不住了,雖然那個時候她還在上升期,還被掌聲鮮花包圍,可那個孤獨,那種深入骨髓的寂寞,也只有弗蘭克能理解她的感覺了吧,這兩個人本來是相依為命的啊,居然狠心的導演還要奪走其中一個,太虐了,太冷酷了,太真實了……

 

真實而冷峻,深邃而動人。前半部分是讓人熱血沸騰又忍俊不禁的傳統體育勵志片,後半段急轉直下,將影片從俗套中揪出,帶向新境界。導演親自作曲,配樂和剪輯十分簡約,佈光極為精妙(低調高反差,車內打光一段很新穎),三位主演都貢獻了超凡的表演。關於夢想、生死、信仰,直擊人心的情感。

 

好慘烈的結尾,沒有鮮花和榮耀,沒有親人和朋友,甚至沒有公正可言,只有孤獨死去的個人。斯萬克的女拳手無論動作還是眼神都很有說服力。曖昧盡在法蘭奇的臨終一吻之中。

 

通常情況下,故事只講到功成名就那一段。但大部分時候從癱瘓時候開始的全部才是人生。

 

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從容燃燒!

 

幾乎沒有解救之途的人生。解救之路存在於痛苦和拳頭和愛。如果你一直躲閃,則永無機會。

 

兩個陽剛而達煉的老頭,加上一個比陽剛更陽剛的姑娘。感動的是片中法蘭奇和瑪姬的父女情,都缺了那一人,兩人相遇如同嵌合也似的緣分,一個因愛逐漸放手,一個因愛而克己感恩。那是天生鬥士做女兒時才開得了口的請求【讓我帶著尊嚴死去吧】;那是半世奶媽只有做父親才能承擔的割捨與擔當【我答應你】。

 

擁有紀錄片一般真實衝擊力的電影,人性中最隱秘的東西被挖掘的如此清晰。

 

 

 

同場加映:《彗星来的那一夜》,至高無上的科幻饗宴,燒腦電影中的扛霸子

 

 

文章標籤

推薦文章